区块链码农之殇:沉溺投机还是追求信仰

钛媒体APP/2018-04-13/ 分类:百科/阅读:
Terry是区块链项目IOST的CTO,过去的几个月也许是他一生中的至暗时刻。Terry的履历十分亮眼,普林斯顿大学的高材生,美国Uber公司里最资深的程序员之一。然而进入区块链行业之后,他却陷入了无限的焦虑中。 ...

“我想跟别人认真聊聊技术和代码,别人却一直问我币价涨不涨。”Terry聊起区块链领域的现状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Terry是区块链项目IOST的CTO,过去的几个月也许是他一生中的至暗时刻。Terry的履历十分亮眼,普林斯顿大学的高材生,美国Uber公司里最资深的程序员之一。然而进入区块链行业之后,他却陷入了无限的焦虑中。

事情发生在今年1月份,IOST登陆交易所之后价格疯涨,随后一路震荡下滑。因为团队的投资人和顾问团队跟另外一支区块链项目团队重合,因此开始被质疑为代替融资的“马甲币”。外界认为团队借登陆交易所契机趁机套现,加之市场焦虑情绪,舆论对其疯狂讨伐。

“我们跟媒体上说的相似项目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Terry非常无奈,他们被定性为割韭菜套现的吸血团队,没有人愿意听他的解释。

交易所的数据显示,IOST核心团队的Token在币价上涨期间并没有出现套现的行为,其所占比例跟登陆交易所之前几乎相同,但后来的币价下跌,却对这个项目技术问题质疑的证据。

根据IOST的白皮书显示,其项目提出了一种新的共识算法叫可信度证明(POB),引入了可信度这一概念,避免了传统的权益证明(POS)可能导致分布式系统渐趋中心化。可以在控制去中心化风险的情况下,以更为高效的方式在节点中达成一致。

Terry说,自从参与创立了IOST,他一直在带领团队取得不错的进展,而到目前为止,他手上一个Token都没有,因为按照公司规定,Token的锁仓将一直持续到主网上线,锁仓地址是一个公示钱包,想要套现是不可能的。

IOST近日宣布了一项举措,将预留给基金会的全部代币进行锁仓,意在增强市场和投资人的信心,维护市场的稳定,显示核心团队对技术开发的决心。

多位区块链项目的技术负责人证实,一般区块链项目登陆交易所后,核心技术成员的Token都会进行锁仓,时间在1-2年不等,因此短期暴富不太可能,反而在后期进场的投资者,更有可能攫取暴利,后者也会面临更大的风险。

即便有锁仓这种尊重技术开发者的做法,过去一年,国内区块链正式进入全民高潮之后,这项有着高门槛技术驱动的行业,其所映射的世间百态却跟技术本身迥然不同。

在这些日子里,李笑来、薛蛮子、徐小平等区块链导师被币圈封神,王峰、陈伟星等传统互联网过弃明星开始在舆论中喋喋不休,币圈新贵庄家杜均等人则在媒体的窥视欲下不断放大。

唯有技术人才,这个驱动行业前进的核心群体,被驱逐在了产业链最底层,而大众也将其彻底遗忘。

“所有人都没有研究技术和具体情况,他们认为好,就是好,他们认为不好,就是不好,从信任到欺骗,也就在瞬间转变。”一位区块链行业人士说,这就是区块链技术认知的现状。

程序员的萌动

按照传统互联网程序员的生存模式,他们毕业后一般会呆在腾讯、阿里这样的公司里,领着一份差强人意的薪水,熬过时间的长河,慢慢成长。除了每日枯燥的代码,他们根本不会期许有一天会通过自己的敲出来的技术改变世界。

然而中本聪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局面。2008年,中本聪发表了著名的论文《比特币: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》,2009年1月,他用第一版的软件挖掘出了创始区块,包含着这句:“The Times 03/Jan/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banks.”,像魔咒一样开启了比特币的时代。

为了追随中本聪,技术达人们前赴后继,下一个技术革命者叫做Vitalik Buterin。在中国,这位1994年出生的小伙子还有一个偶像级外号—“V神”,2013年,他发表了以太坊白皮书,简单理解为是改变了比特币区块链基础上的底层操作系统,就像是手机中iOS和Android。

极客们的成功,也让更多的技术人才开始躁动不安,IOST的Terry就是其中一个。在美国呆了9年之后,他决定从Uber这样的独角兽公司辞职,回国创业。因为他清楚记得,在2012年看过比特币代码之后,就似乎被一种魔力所吸引着。

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毕业的Kevin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,也决定从众星环绕的同学们中脱离,顶着被许多人误解的压力,跟Terry一起成立了“IOST”项目组,成为创业路上的技术伙伴。在其白皮书中的阐释中,IOST想要成为区块链中的阿里巴巴。

国内大公司的技术爱好者们蠢蠢欲动的也不在少数。小米区块链负责人吕新浩,在网上认识了李笑来,2013年他们合作编译了一本书叫《精通比特币》。不久之后,他便从小米离职,2017年,他创立了万物链的区块链项目,他认为物联网下的隐私数据需要更多保护,他需要用区块链技术完成这个愿景。

大量的人冲到了行业前沿,他们当中一部分都是顶尖的技术人才。Terry曾就读普林斯顿大学,每年拿1-2万美元的奖学金。Kevin在高中获得全国信息学大赛第二名,保送清华,随后在清华大学获得了编程比赛的金牌。而吕新浩离职之时,小米还提出继续付薪酬,以让他不参与区块链技术的研究。

一位区块链投资圈人士的说法是,比特币和区块链是信息技术发展的产物,只有程序员能够深入到代码层;除此之外,与其他人相比,程序员们对区块链理解更深刻,投资更可能成功;另外对于程序员来说,还有巨大的认知快感。

许多接受采访的程序员都对区块链表达着类似的感受,比如,“这东西还能这么玩,很有意思。”“为什么我就没有想到。”

被遗忘的技术

虽然中本聪和V神是区块链技术人员的高光时刻,但是许多程序员进入之后却发现,这里跟想象中完全不一样,没有人膜拜技术,没有人尊重技术天才,无知的投机者们占领了整个行业。

按照目前大量区块链行业人士的说法,即便现在大量的人才涌入,但真正深谙区块链技术的程序员却寥寥无几。

Terry称,现在IOST团队中都来自于中外高等学府,同时每个人除了写代码的任务之外,还需要承担技术和趋势研究的任务。

IOST白皮书中显示,其技术团队开发了高效分布式分片(EDS)来实现平行地交易处理。分片技术将整个IOS网络划分为一定数量的被称为“碎片”的子空间,将每个分片视为并行运行自己的共识协议的微型网络,将交易分成子集由各个共识组来同时处理。

因此,即使网络规模和交易数量增长迅速,整个网络吞吐量也可以被很好地维持。而且,为了保证网络的均匀分割,还开发了一个分布式随机性协议,以保证分片过程中地无偏随机性。

“首先分布式系统,密码学,网络和安全,这几项并不是程序员必修的学科,这已经对现有的程序员划定了门槛。”Terry说,区块链程序员需要更高的素质。

接受采访的人士都表示,区块链技术比起传统互联网,有着更高的技术门槛,一般招聘区块链程序员会比普通互联网公司高出20%的薪水。一位极小规模的区块链团队负责人说,只要是稍微懂点区块链技术的人才,我们即使没钱也立刻开100万年薪。

吕新浩认为,区块链程序员一定是更为优秀的程序员,在传统互联网中的程序员绝大多数是平庸的,刚好互联网兴起赋予了他们的机会,他们只是碰巧是个程序员。因此如今区块链的程序员是真正有好奇心,有能力去解决问题的。

当然,在这个行业中,浑水摸鱼也是常态,骗子们也越来越善于用技术的外衣伪装。

一位区块链人士愤愤不平地说:“投资人问我们能不能弄出点让大家看起来很牛逼的白皮书,技术都是有周期的,哪可能一上来就是一项成熟的技术。散户关注价格,资方也关注最高回报率,但技术都没实现,大家都想在最短时间获利,币价跌了就是我们的错,这都什么逻辑。”

Kevin也称靠谱的技术不被认可,大家都在追逐虚无缥缈的东西,“有些白皮书根本不是去中心化,也做不到那么纯粹,无法实现的东西他们都敢发,太夸张了”。

“有时候你去看一下别人的代码,会发现代码数量特别多,密密麻麻,但是仔细看完,就会发现基本上是无意义的代码,用来凑数骗人。”Terry也表达了相似的观点。

吕新浩说,在一个程序员公认的网站Stackoverflow上,关于大数据和AI的问题,大多的回答都符合事实,但是当搜索区块链问题的时候,会发现许多程序员的回答许多都会夸大事实。

财富与技术,如何选择?

“币价的涨跌都不是与我们的技术直接挂钩的”,Terry面对市场的波动,非常认真地说了这样一句话。

按照一般技术产业的发展逻辑,周期性都是一个重要衡量因素。无论是PC、智能手机、移动互联网等行业,都经历了产业发端到高潮的周期。而很显然,区块链处于刚刚发端的时间节点,离成熟期还有一段比较长的时间。

无论是BAT的操盘者,还是专业技术人员,都在表达相似的观点。而无论对于散户还是投资者,如今都缺乏耐心去等待项目成熟和产业大爆炸的到来。

今年1月份,IOST正式登陆交易所,开盘之后极速拉升,几天之内价格最高时候暴涨了接近5倍。不仅是IOST,大量登陆交易所的项目在那一段时间都在大涨,许多技术人才都惊呼,“这钱实在太好赚了吧!”

“币价上涨确实开心,但不是因为我做的东西牛逼了,是外部对我们期待很高。”Terry说,他们跟早期投资人一起守仓,币价的问题在现阶段跟他们关系不大。

“当时真的觉得很神奇,如果你在互联网公司做同样的事情,根本不会有这样的价格。”吕新浩说。

在这混沌不堪的区块链中,金钱唾手可得,结果却不用负责。大量技术者们在理想和利益的选择过程中,苦苦纠结。

吕新浩说,“我后来想清楚了,钱只是数字吧,只有技术实现为人所用,数字才能变成财富。给我500万,不是什么好事。如果拿钱去做事情,把500万换成影响力,这才有意思。”

Terry也说,“现在的钱真的意义不大,我一个月也就拿着基本薪水。如果把价格增长当成社会资源都在帮助你,总有一天你要回报他们。”

“如果连技术人才都ALI in到投机当中,这个行业真的毁了,因为他们才是驱动行业成长的核心力量。”一位区块链行业人士评论。

过去几个月时间,由于监管的到来和市场恐慌情绪,以比特币和以太坊为代表的主流交易货币不断下跌,同时也让登陆交易所的区块链项目也在不断下滑,庄家失控,散户哀嚎,区块链顿时进入冰冻。

面对这样的情况,诸多接受采访的区块链技术人士都出奇的冷静,他们都认为跌比涨对于行业和团队来说都更好,跟所有的新兴产业趋势来说,他们坚信泡沫褪去之后,真正做事的人价值便会更加显现。

“不用把所谓的庄家韭菜污名化了,实际上牛市的时候韭菜也赚了很多,熊市的时候庄家被割的更惨更痛。我不认为谁可以左右市场。”吕新浩说。

Terry说:“现在最起码更好招人了,目前团队已经将基金会的全部代币锁仓,也将代码在Github开源,这些都是希望能在浮躁的氛围中不忘初心的钻研技术。希望经过这一轮的市场疲软,大浪淘沙之后,能让人们真正认识到区块链技术的价值,能有更多的人跟我聊聊代码,能让IOST的技术得到认同”。

TAG:
阅读:
Copyright © 2018 火火财经 版权所有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